自定义3D虚拟形象直播,克拉克拉率先开启全民虚拟直播时代

?

近日,虚拟直播的快播直播,B站财经报道的消息宣布虚拟直播业务的增长再次使得虚拟直播在风口浪尖上。实现快速,Z代高潜力用户的虚拟直播似乎开始成为平台的标准。然而,在许多平台中,专注于虚拟交互平台的Clarke似乎抓住了这个机会。

img_pic_1558079386_0.png

在众多虚拟偶像平台中,Clara是第一个专注于虚拟偶像互动的平台。它在去年10月筹集了1.2亿元,推出了手机的虚拟直播功能,成为第一部手机虚拟直播的平台。最近,它的“Pinch Face”功能允许用户自定义3D头像并执行虚拟现场直播,这是第一个打开虚拟现场直播时代的人。

虚拟直播的新趋势:捏脸直播,可以实现手机的实现

观看当前的虚拟直播,大多数都需要使用专业的动作捕捉设备,这需要在计算机端完成。而Clarla的虚拟直播不需要外设,只需一部手机即可实现。这是由于虚拟偶像直播技术的重大突破,如表达驱动算法和原生3D引擎技术。

img_pic_1558079386_1.png

Clarke的“Pinch Face”功能进一步降低了虚拟直播门限。 “捏面”功能允许用户设置化身的外观和服装。甚至可以设置角色设置,年龄,专业和其他“个人”属性以形成人造卡。

img_pic_1558079387_2.png

这种具有巨大创意空间的游戏很快引起了用户的注意。目前,Clacla上虚拟锚的个人形象大多是通过“捏脸”来完成的。 “Pinch Face”功能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正式发布,Clarke的近3000人创建了他们自己的头像并进行了直播。

除了“捏脸”定制头像外,Clarke还提供头像定制服务,以满足更多玩家的个性化需求。着名的声优吴雷,图特哈蒙,潇水等人都有他们自己在Cracula的独家头像并进行了虚拟现场直播。

据悉,Clacla的当前虚拟锚,原始声优的一小部分,歌唱和其他来自Clarca的活跃主播,更多来自平台活跃用户的虚拟锚。接下来,Clarke将继续开展一系列活动,推动更多虚拟主播,改善个性化设计,根据自己的输出内容构建最终的虚拟锚生态系统,成为中国第一个虚拟偶像互动平台。

Krakla的长期积累为此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自2016年9月推出以来,Clarke已从Red Bean Live收购。凭借其独特的技术积累和社区氛围,它已经收购了大量知名声优,歌手,Coser等粉丝和粉丝。目前,该平台已聚集了729个音响工作室,光合构建模块,声熊,北斗企鹅等行业领先的配音工作室,以及SCC7000,琅声雅集等众多粉丝网络群,占90%这个行业。声优核心组为虚拟直播提供了庞大的锚池和用户组。

对社会赋权的兴趣,虚拟偶像的新起点

与此同时,Clacla发布的“兴趣小组”为虚拟偶像开辟了新的发展空间。由于虚拟偶像的兴起,虚拟直播大多是头IP的公告形式。很少有虚拟偶像可以从虚拟直播中增长。 Clarke不仅为经济发展的虚拟偶像提供了一个技术平台,而且它的“兴趣小组”也是一个丰富的互动场景,它已经成为MCN和IP等虚拟偶像成长的平台。

img_pic_1558079387_3.png

Clarka的“兴趣小组”场景聚集了许多互动形式,如现场直播,互动小说,短片,在线聊天室等。用户可以自己创建组或加入多个组。群体满足用户的交互式社交需求,同时也为虚拟主机成长为虚拟偶像提供了自然的土壤。高频互动社交行为意味着UGC内容是活跃的。高粘度用户群是风扇经济的天然土壤。

img_pic_1558079387_4.png

目前,Clarka已与多个专业虚拟偶像,MCN和IP合作。包括Momo酱,《一人之下》主角“冯宝宝”,周杰伦的虚拟IP“纠缠”,米谷的虚拟主持人虚拟偶像林&犀牛和其他热IP。而属于虚拟偶像MCN启光电影业的爷爷,白熊,葡萄籽,Yina,Frog Jun和学昌3000这样的虚拟主播已经陆续安装和播出。根据Qiguang Pictures的说法,将继续在Clara平台上安装50个虚拟偶像。 “鸟河”,“堂堂堂”,“郎溪”等虚拟船旗下的第一个虚拟偶像公会“Super Hi Guild”也将在Clara平台上展出。可以预期,更多的虚拟锚将从Clarka成长,并成为未来的新一代虚拟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