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喝的氧”,不过是旧闻翻炒和营销噱头

“可以喝的氧气”,但这是一种古老的炒作和营销手段

2019 3DM游戏网络

“单次供氧40分钟”,“高原反应迎来了'天敌'”……据《科学技术日报》报道,这两天,一瓶高氧水的名字“可以喝的氧气”的经过八年后又成为新闻了。

非氧气不需要戴氧气面罩,只需“喝”就行了,听起来“氧气可以喝”真的很神奇。实际上,早在2011年,就有一种名为“ OxygenationTM氧气泉高氧水”的“氧气饮料”,被称为“可饮用的氧气”。

现在看,这只是一个古老的故事。考虑到2019年7月发表在一篇名为《特殊环境缺氧防治新技术及应用》的论文中描述的高压氧治疗疾病专利的专利转让,该专利从一家公司转移到另一家公司,“炒饭”不可避免地被视为营销marketing头。一些媒体质疑:这是旧技术的重新焕发活力,还是新的所有者借此机会进行推测?

就技术本身而言,“可以使用的氧气”实际上是利用光化学作用将氧气注入水溶液中,从而将水溶液中的氧气含量提高到0.9%从而达到很高的水平。 -氧气水溶液或高氧气注射液。将其准备为饮料或纯净水,即“加氧饮料”或“加氧纯净水”,表示“可以喝”。

这些原理不太复杂。对于普通人来说,该产品通常不使用。在夏天穿一件衬衫或T恤就足够了。如果穿上毛衣或羽绒服,就违反了生理规律,那不是人体需要,而是会导致身体受苦,还可能引起热休克。

一个正常的人正在外面呼吸。通过喝有氧饮料来提供氧气,它不仅违反了“足够小,而且带来更多好处”的规律,而且还举起一块石头舔自己的脚。由于过度氧化会产生大量自由基,损害人体细胞,加速衰老,产生色素沉着,色素沉着,损害免疫系统,引发炎症,并诱发各种疾病。

当然,高氧液体确实对疾病具有治疗或辅助作用。对于脑缺血,缺氧,脑损伤的患者,其疗效具有一定的科学依据和临床验证。

在中国27个医疗单位中,通过高氧溶液治疗数万例脑缺血缺氧和脑损伤的患者,表明高氧液体可显着增加动脉血氧分压(PaO2,也称为作为血液的氧合)。张力)和血氧饱和度(SaO2,是指血红蛋白与氧的结合量占总血红蛋白的百分比),因此可以减少脑水肿和脑损伤,缩短患者的昏迷时间,提高治愈率和质量寿命,有效率高达91%。

但是,高氧液体仅适用于患者,并且特定于患者,不适用于正常人。我以为我可以“喝”很多我缺乏的氧气,这显然是一种误解。

需要注意的是,在高氧护理的旗帜下已经有这样的饮料。这是一种误导:“可以喝的氧气”不仅对普通人无助,而且有害。让一些正常的人,甚至那些本应将症状“送入错误的庙门”的人也可能使他们感到沮丧。

归根结底,对于这种“高氧液体”的“神化”,社会应留出更多零食,监管部门也应考虑到这一点。

“单次供氧40分钟”,“高原反应迎来了'天敌'”……据《科学技术日报》报道,这两天,一瓶高氧水的名字“可以喝的氧气”的经过八年后又成为新闻了。

非氧气不需要戴氧气面罩,只需“喝”就行了,听起来“氧气可以喝”真的很神奇。实际上,早在2011年,就有一种名为“ OxygenationTM氧气泉高氧水”的“氧气饮料”,被称为“可饮用的氧气”。

现在看,这只是一个古老的故事。考虑到2019年7月发表在一篇名为《特殊环境缺氧防治新技术及应用》的论文中描述的高压氧治疗疾病专利的专利转让,该专利从一家公司转移到另一家公司,“炒饭”不可避免地被视为营销marketing头。一些媒体质疑:这是旧技术的重新焕发活力,还是新的所有者借此机会进行推测?

就技术本身而言,“可以使用的氧气”实际上是利用光化学作用将氧气注入水溶液中,从而将水溶液中的氧气含量提高到0.9%从而达到很高的水平。 -氧气水溶液或高氧气注射液。将其准备为饮料或纯净水,即“加氧饮料”或“加氧纯净水”,表示“可以喝”。

这些原理不太复杂。对于普通人来说,该产品通常不使用。在夏天穿一件衬衫或T恤就足够了。如果穿上毛衣或羽绒服,就违反了生理规律,那不是人体需要,而是会导致身体受苦,还可能引起热休克。

一个正常的人正在外面呼吸。通过喝有氧饮料来提供氧气,它不仅违反了“足够小,而且带来更多好处”的规律,而且还举起一块石头舔自己的脚。由于过度氧化会产生大量自由基,损害人体细胞,加速衰老,产生色素沉着,色素沉着,损害免疫系统,引发炎症,并诱发各种疾病。

当然,高氧液体确实对疾病具有治疗或辅助作用。对于脑缺血,缺氧,脑损伤的患者,其疗效具有一定的科学依据和临床验证。

在中国27个医疗单位中,通过高氧溶液治疗数万例脑缺血缺氧和脑损伤的患者,表明高氧液体可显着增加动脉血氧分压(PaO2,也称为作为血液的氧合)。张力)和血氧饱和度(SaO2,是指血红蛋白与氧的结合量占总血红蛋白的百分比),因此可以减少脑水肿和脑损伤,缩短患者的昏迷时间,提高治愈率和质量寿命,有效率高达91%。

但是,高氧液体仅适用于患者,并且特定于患者,不适用于正常人。我以为我可以“喝”很多我缺乏的氧气,这显然是一种误解。

需要注意的是,在高氧护理的旗帜下已经有这样的饮料。这是一种误导:“可以喝的氧气”不仅对普通人无助,而且有害。让一些正常的人,甚至那些本应将症状“送入错误的庙门”的人也可能使他们感到沮丧。

归根结底,对于这种“高氧液体”的“神化”,社会应留出更多零食,监管部门也应考虑到这一点。

国六排放标准7月实施 8月国五车不能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