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还在路上——中外专家学者支招全面预算绩效管理

?

新华社北京9月20日电题:成效喜人,改革仍在路上中外专家学者全面招聘预算绩效管理专家学者

新华社记者刘红霞

预算一头连着政府,一头连着人民。钱在哪里?如何消费?花的效果如何?这是检验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然问题。19日至20日,数百名中外政府官员、国际机构代表和专家学者齐聚北京,探讨预算绩效管理之路。

“对中国这样的大国来说,预算编制和执行预算是一项相当艰巨的任务。”在2019年举行的国际预算绩效管理研讨会上,世界银行中国、蒙古和韩国行长翟泽表示,但“中国取得了一系列令人鼓舞的成果。”

2015年,预算法修订和预算公开实施的部门数量和细化程度不断提高,中央部门和地方控制绩效目标全面落实。作为长期在世界银行工作的宏观经济学家,近年来我国推行预算绩效管理的措施众多。

Takizawa的观点与许多客人不谋而合。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预算与公共支出司副司长琼邦达尔(jon bundal)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访华,多年来一直关注中国预算绩效管理的发展。

他说:“中国推行全面预算绩效管理,并逐步推进,这是一种可敬的做法。”

2015年,我国新修订的预算法将“追求绩效”作为预算管理的基本原则之一,对预算绩效管理作出了具体规定。

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建立全面规范、透明规范、约束约束的预算制度,全面实施绩效管理”

2018年9月,《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的意见》正式发布。这是中国第一个预算执行管理计划文件。它具有统一的计划和顶层设计,可以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这是预算绩效管理的基本跟进。

财政部副部长徐洪才说,中国预算增长迅速,预算绩效管理改革加快,预算管理和财务使用效率不断提高。同时,它面临着巨大的困难和挑战。

他说,下一步是不断完善预算绩效管理方法,提高科学水平,做好“优秀”绩效目标,做好“真实”绩效监测,做好“真实”绩效自我评价,做好“深层次”外部评价。提高预算绩效管理的质量。

预算绩效管理不仅放在“中国政府首脑”上,而且是在世界各个地区进行持续和深入研究的主要议题。该研讨会由财政部预算司,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和中国金融科学院主办,是世界银行“现代金融体系和国家治理”技术援助项目的一项活动。

“中国的预算绩效管理实践有其独特之处。国际学术界提到的各种管理模式不能完全概括中国的实践。”中央财经大学中国公共财政与政策研究所所长乔宝云说,各国应根据自己的国情确定适当的预算绩效管理模式。

中国财政科学院院长刘尚熙认为,有必要增进对“绩效”本身的理解。他认为,绩效不应由一个单一的维度来定义,而应涉及经济,政治,社会,环境和其他维度。要掌握本质,不仅必须在微观上有表现,而且还要在宏观上有表现。

审计委员会副审计长孙宝厚认为,为了提高预算绩效,有必要将权力置于系统框架之内,并进一步提高预算绩效信息的可读性,清晰度,可用性和可试用性。制定法规并提出要求。

当前,“有钱必须负责,花钱必须有效,无效必须负责”的观念正在逐渐普及。但是,我们还必须看到,预算绩效管理仍然存在困难和挑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俊选认为,如何使绩效考核指标更加科学合理,易于操作,如何运用绩效信息以及如何评价跨行业资金。探讨。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高培勇认为,全面预算绩效管理的关键在于“全面”一词,需要全面,全过程,全覆盖。 “在预算绩效管理问题上,我们不仅必须拥有法制场所,而且在管理中也必须没有“温差”。”

会议上的专家学者认为,预算执行情况信息应该可靠,可信,并且易于使用。还必须充分动员财务,审计,纪检监察,组织和人大共同发挥力量。完善的预算绩效管理将大大促进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并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