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缺席“一揽子”方案,东方精工26亿追偿实属“太难了”

?

(原标题:宁德时代没有“一揽子计划”的实施,东方精工公司26亿美元的复苏是“太困难了”)

发掘贝贝新闻最近,东方精工与Pride的原始股东之间的“绩效补偿纠纷”有了新的发展。

以20倍的溢价收购Pride,连续4年以近15亿元的赌资协议

一开始,东方精工以近20倍的价格从五个原始股东手中收购了Pride。同时,东方精工与五个转让人签署了一项为期四年,价值14.98亿的赢利赌博协议。 2016年至2019年,非净利润分别不少于2.5亿元,3.25亿元,4.23亿元和5亿元。如果Pride的业绩不达标,则包括宁德时报和北汽福田在内的5个原始股东需要赔偿受让方Oriental Precision。

在两年前的履约承诺期之前,由于新能源补贴政策的优惠以及下游产业的强劲需求,Pride的经营状况正在稳步增强,东方精工的经营业绩也在蓬勃发展。但是,到2018年,Pride的业务状况直线下降。东方精工聘请的审计师审计了Pride的2018年非净利润亏损约2.17亿元人民币。

东方精工强劲复苏26.45亿元

东方精工认为,Pride在2016-2018年扣除非折旧后的累计净利润约为3.77亿元,尚未达到博彩协议中承诺的9.98亿元。对于东方精工提供的财务数据,Pride的原始股东没有意识到,两方之间在履约承诺上的分歧逐渐升级为纠纷和纠纷。

今年7月,东方精工向中国贸仲上海分公司提出了仲裁申请。 Pride的5个原始股东需要按照《利润补偿协议》向Oriental Seiko进行绩效补偿,补偿金额约为26.45亿元。其中,北大支付10.5亿元,宁德时代支付6.08亿元,北汽产业支付6.35亿元,北汽福田支付2.64亿元,青海普天支付1.32亿元。

东方精工放弃了其2019年的业绩承诺,“包装”解决方案没有宁德时代

但是显然,作为履行承诺人的五个原始股东不会支付高额赔偿。

双方争议的焦点是2018年Pride和Pride的原始股东(以及原始股东的关联方)之间的关联交易,以及Pride具有大量主要产品质量的事实事故,这需要核算。判断,鉴定和会计处理。此外,在每次仲裁会议中,所有当事方都可以提出异议,抗辩,甚至诉诸民事诉讼,从而导致旷日持久的仲裁案。

在当前形势下,东方精工的形势非常不利。毕竟,该公司2018年的财务报告已成事实。东方精工净利润亏损38.76亿元,同比下降近9倍;其中,公司的利润损失导致公司准备了商誉减值准备38.48亿元。而且Pride在2019年的业绩承诺和原始股东的业绩补偿也很难实现。

10月,东方精工与四个原始股东签署了《备忘录》和《保密及免责协议》,并提出了“一揽子”解决方案。其中最重要的是,东方精工计划出售Pride的所有股份,而四位原始股东需要与交易合作以完成股权交割。在一定条件下,东方精工在2019年业绩失败后放弃了对Pride原始股东的追回。

Pride的原始股东之一和履约承诺之一的宁德时代未签署。 《备忘录》加入了“包”解决方案。有必要知道,东方精工的仲裁申请额为26.45亿元,宁德时代已收回6.08亿元。东方精工表示,如果宁德时代最终选择不加入“一揽子”解决方案,双方将通过司法程序进行谈判或继续解决。

“一揽子”解决方案已发送给深圳证券交易所,以造福东方精工股东。深圳证券交易所向东方精工发送了《关注函》,东方精工对深圳证券交易所的答复《关注函》。根据各方的消息,《备忘录》没有透露Pride的未来收购或潜在的受让人。

注:北京大学第一北京大学第一科技有限公司

北汽工业-北京汽车集团产业投资有限公司

青海普林-青海普林智能技术研发中心(有限合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