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兰打黑:四大家族横行呼兰 政府为黑社会员工交保险

?

呼兰打黑风云:“四大家族”和背后的“保护伞”

中国新闻周刊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群峰

发布于2019.8.12,共911《中国新闻周刊》

因为据称是黑社会组织的“保护伞”

来自呼兰区的14名官员进行了调查

8ff3-iaxiufn6907087.jpg哈尔滨市呼兰区,小红的故居在广场前面扫过黑色和邪恶的宣传口号。摄影/记者周群峰

呼兰击中了黑云

呼兰区隶属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这个位于松花江北岸,人口60万的地方以女作家萧红的诞生而闻名。如今,许多主要官员在扫除邪恶的背景下受到了关注。

6月5日,中央政府第14监狱队辟邪入驻黑龙江。从那以后,呼兰区的官方网站发生了一系列的冲击。

从6月10日到7月2日,来自呼兰区的14名官员因涉嫌为三合会组织(或“黑社会组织”)充当“保护伞”而受到调查。其中三人担任区委(党委,人民代表大会,政府,政协)四个小组的最高领导人,即前区委书记朱晖,前总监俞传勇,孙少文,前政协主席。此外,接受检查的官员在呼兰区的土地,环境保护,税收,城市管理,住房建设和街道办事处担任重要职务。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有交叉路口,有些人是下属。

呼兰古区的黑人和黑帮被摧毁,以文博和杨光为代表的“四大家族”是最典型的。其中一些是公职人员,一些是黑龙江省优秀的年轻企业家,一些是全国人大代表。这些帮派多年来一直在吵着,关系很复杂。由于利益冲突,他们遭到猛烈的解雇,他们因共同利益而受到诽谤。在前呼兰,它几乎被交通,房地产开发,小型蔬菜市场和殡葬业垄断。腐败的官员与他们有着密切的关系,甚至依赖他们。

今天,这些呼兰“大兄弟和河流”以及它们背后的“保护伞”已经沦陷。

“伞官”倒下了

6月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第十四监察组正式进驻黑龙江,开展为期一个月的监督工作。团队负责人和副团队负责人分别是姚增科和张素君。

姚增科现任江西省政协主席。曾任中央纪律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和监察部副部长。张素君是司法部副主任,现任全国人大监督和司法委员会副主席。

在驻黑龙江的监督小组当天,在哈尔滨召开了会议。姚增科在会上强调,监督组驻守后仍未采取行动的有关单位和人员应当认真负责;他们必须坚持改革,即改革,帮助省有关部门参与发现与黑有关的邪恶。 “伞”问题的线索,敢于面对真相,检查结束。

6月10日,监察组前往哈尔滨工作。同一天,四名官员被调查的消息是,呼兰区副局长刘东,区尧宝街工作委员会副书记,胡兰河主任,呼兰区国土资源局副局长,王红军,呼兰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研究员朱涛。

6月11日,第一批监督小组在呼兰区沉没工作。

6月13日,呼兰区政协前主席孙绍文接受调查。

孙绍文是呼兰区政府副主任,呼兰区委常委,利民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常务副主任。

6月16日,对呼兰市的6名官员进行了调查,即国家税务总局哈尔滨市税务局第二检查局行政部门负责人侯立军(原呼兰市税务局检查部门负责人)区),原区国土资源局局长侯宇,区环境保护局局长张树华,区生态环境局副局长吴洪光,前党委书记兼区建设局局长王明杰,前任哈伦市环保局呼兰分局局长范大勇。

两天后,哈尔滨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检察员高岩进行了调查。高燕是哈尔滨市哈尔滨区副区长。

6月30日和7月2日,呼兰园区委书记朱辉和前任区长余传勇受到调查。

此时,被怀疑为呼兰黑社会组织“保护伞”的官员人数达到了14人。

《中国新闻周刊》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12月,呼兰区当时的区委书记朱辉和当时的总督于传勇被解雇。从那时起,他们的简历只写了“哈尔滨市呼兰区局级干部”,并没有具体的立场。在55岁时,朱辉和45岁的余传勇开始处于“无官职位”状态。

根据呼兰区委员会的一名人士,朱辉和于传勇因欺诈性材料受到惩罚。

去年5月,黑龙江省纪委监测报告称,2017年7月至9月,呼兰区共识别1457户,3,185人,报告4,036户,8,800人无扶贫。两者之间的差异是2,579个家庭和5,615个人。波动率达到177%,导致穷人报告不准确的数据。

据报道,于传勇和朱辉对此负有重大责任,并受到党的严厉惩罚。

根据公共简历,上述14名官员都是哈尔滨人,他们没有离开哈尔滨。其中8人的简历被标记为“呼兰”,其中4人(张淑华,王明杰,孙少文,侯宇)在调查时退休。此外,还调查了许多单位:3个环保部门(张树华,范大勇,吴红光),2个国土部门(侯宇,王宏)和2个城市管理部门(刘东,胡树和)。此外,还有来自金融,建筑,规划等部门的人员。

许多人之间有交叉点,有些是从属关系。例如,当刘东担任呼兰区城管局局长时,胡书和是该局的副局长;当侯宇担任呼兰区国土资源局局长时,王红军被任命为该局副局长。

7月4日,中央政府第14检查组清理了黑龙江。五天后,哈尔滨市的一名主要官员宣布被解雇。他是哈尔滨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任瑞珍的成员。

舆论认为,呼兰市的许多官员都被强烈解雇,任睿作为上级政治和法律体系的领导者,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去年年底,鹤岗市捣毁了由肖伟中(绰号“宝文”)领导的犯罪团伙。根据简历,任瑞珍是鹤岗人。他曾在鹤岗市公安局局长任职超过13年。

呼兰区有关部门向《中国新闻周刊》提供的一组数据表明,自8月2日开展消灭邪恶特别活动以来,呼兰区已调查了11起涉及51人的“防护伞”案件。纪律处分25人,开除一方官员,一方党员,解除党内退休,解雇党,建议终止劳动合同,离开党看到4,并在党内撤销6,处理了88.

穿越呼兰的“四大家庭”

呼伦区近日发布的有关通知称,区扫办公开公开收集涉及黑与恶的“四大家庭”的线索,并敦促参与黑恶罪行的罪犯认清情况并采取行动。主动投降自己。处理。

在呼兰,“四大家庭”的妇女和儿童是众所周知的。然而,有四个不同的“四大家庭”。在当地的官方报告中,只提到了由文博和杨光领导的两家公司。

呼兰区委员会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呼兰的“四大家族”只是一个象征。很多人都很好奇他们是哪一个,但没有明确的说法。 “一般来说,它是一个家庭式(黑人社会组织)。它具有更多兄弟和更多资源的特点。如果你想一想,它不仅是呼兰,而且在许多地方。”

6月10日,俞文波率领的16人被齐齐哈尔市建华区人民检察院起诉,涉嫌组织,领导和参与组织黑社会。

一些受访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余文波今年49岁,也被称为“余大波”。他作为河流和湖泊的地位起源于呼兰黑的老板赵春。 “于文波是赵青的姐夫,他也是赵的马子。”

赵淳,绰号“赵思儿”,曾经是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黑人兄弟”。他开始经营公交车并收取各种“保护费”。

上述内部人士表示,呼兰的大型集沙场和酒店应支付赵春的保护费。对于大量的私营企业,小到小的企业小贩,都在他的“保护”范围内。

赵春还有一种收钱方式,即“强制赌博”。目标是一些具有经济实力的私营企业老板。当他赌博时,他清楚地展示了他的旧胜利。据说,曾经在一场比赛中,他“赢了”了一百万辆进口车。 “对于他的邀请,如果你敢拒绝,他会找人来接你的妻子去上班,孩子们去上学。”

江湖传言余文波和赵春并不和谐。《中国新闻周刊》从文博案的起诉书中可以看出,1996年9月,于文波等人假装用霰弹枪打折赵春的腿。

“呼兰坊”中广为流传的一句话是,赵春被另一位黑社会领袖莲博瑞杀死。

黑龙江省高等法院的一项判决表明,自1993年以来,连博和赵春在呼兰区的竞争和势力范围内相互争斗。 2000年8月,连为其他人提供枪支和子弹,并杀死了赵。

2005年,Lian Bowei因故意杀人,组织和领导黑社会组织罪被判处死刑,并于2006年底被执行。

Lian Bowei的案件与于文波有关。《生活报》据报道,2003年8月,于文波向黑龙江省公安厅提交了一份关于对梁伯义犯罪团伙进行刑事调查的报告。

在赵春和莲博威的谢幕之后,于文波成为了呼兰的“黑人兄弟”。

在余文波的起诉书中,于文波于1996年11月在呼兰经营客运业务。为了争夺客户,他指示杨树宝等人认真对待对手。经过两年的潜逃,他主动投降并被保释候审。 2000年8月,于文波被判处三年徒刑,缓刑三年。

2004年,于文波担任呼兰宜兴房地产公司董事长。他已经建立或实际控制了至少10家公司,涵盖供暖,卫生,蔬菜市场甚至殡葬业等行业。

商业地图扩大后,他还获得了一些魅力十足的标签,并担任哈尔滨市人大代表。曾被黑龙江省共青团委员会和黑龙江省青年商会授予“黑龙江省杰出青年企业家”荣誉称号。

知情人说,于文波是暴力和傲慢的。在呼兰收购地块并在拆迁过程中遇到阻力后,他采取措施,如倾倒油烧房子,停止水电,进入房间,打玻璃,使用工具和拆除。

在于文波的起诉书中,他还提到了他在很多地方的私人法庭的内容。 Yu的住所位于呼兰区的Power Garden社区。社区中有一个房间,后来变成了一个私人机构。这个地方叫做“Yujia Canteen”。

2007年10月,由于涉嫌两名雇员领薪,他们在这里遭到殴打和体罚,其他雇员当场; 2013年8月,他们的员工刘浪费了公司的钱并将其隐藏起来。在文博找到他之后,他在这里遭到殴打。

起诉书还显示,2009年12月,于文波怀疑呼兰区建设局局长王明杰说他背后的坏话,他被别人侮辱和殴打。

值得注意的是,王明杰也是这次调查的14名呼兰官员之一。

2018年5月,于文波及其团伙成员被40多人逮捕。该案由黑龙江省公安局指定的齐齐哈尔警方处理。

在呼兰,以杨光为代表的杨佳也被列为“四大家族”之一。

杨光是山西人,曾担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1999年,他成立了黑龙江明月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2005年,他成立了明月房地产开发集团;此外,他还涉足国际贸易,供暖等行业。

2012年,在一份名为《晋商杨光的自在生活》的报告中,杨光家族的四代人都是商人。他的曾祖父在太原开了一家木匠店,但他的生意并不好,他赶上了干旱,所以他去了哈尔滨。

这篇文章描述了杨光自己庄园的“奢侈品”:一点点回来,它是一个与荷花池相配的独立别墅。杨光将留在这里两三天。别墅旁边有两个车库,一个有两辆V8四驱车供他去乡下,一个车库里面装满茅台酒,这是他最喜欢的酒。 “我现在每年要花1000万元购买葡萄酒。这些葡萄酒很特别,市场上一般都没有。”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呼兰阳光喜欢被称为“杨书记”,曾经垄断了呼兰的冥想市场。首义商店和烧纸都是他提供的。价格自然很高,但没有人敢抓住他的生意。 “他在农村猖獗,每个人都讨厌它,不敢说话。”

呼兰的个别政府官员甚至与邪恶势力建立了相互依存的关系。

《南方周末》引用一位在呼兰服役很长时间的干部,前任区的领导和余和杨都是“伙伴”,经常成为他们的客人。如果下面的干部要改善,他们可能为了爬到杨家,“防护伞”的数量必然会增加。

报告还引用了呼兰区的一名干部作为例子。在过去,呼兰无法收取取暖费的情况非常严重。该区甚至要求所有单位的干部打开门收取取暖费。然而,由于供暖行业已被黑帮垄断,因此加热成本并不存在。当房地产项目被拆除时也是如此。 “他们确实帮助了该地区的相关工作。”

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杨的提高取暖费成功率的伎俩是暴力手段:他们特意招募流氓,小流氓和释放的囚犯,并挨家挨户上门。他们是傲慢的,当他们遇到未支付的费用时,他们会受到侮辱和恐吓。当他们在家里没有人见面时,他们会钉门。

6月29日,哈尔滨市公安局发出通知,称以杨光和杨蓉为首的涉嫌黑恶犯罪团伙的22名成员(杨光姐)被捕。

线索。一切都已移交给公安机关。 “我们正在深入反思。我们将在案件宣布后进行深入分析。”

b377-iaxiufn6907136.jpg呼兰区捣毁公共竞选大厅,抗击邪恶,吸引了许多人前来参观。

政府为黑社会雇员支付保险

所有的“大兄弟”都可以在呼兰猖獗,他们与地方官员的护送是分不开的。当黑人老板发生争执时,呼兰政府甚至为和解提供了资金。

杨佳曾对呼兰古镇的供暖业形成垄断。 2008年8月18日,杨佳成立了双莱热电公司(“新马集团”的前身),并与哈尔滨第三发电厂《呼兰老城区集中供热热网主干线共建协议》签订了合同,规定该发电厂仅采用独家销售方式。双供暖公司供热,如果其他公司想要合并到供热管网,他们需要从公司购买热源。

当时,于文波提出,他自己的热力公司以销售价格合并到供热管网,并被杨拒绝。

数据显示,售价是用于在一定数量的起点上买卖大宗商品的价格。类似于一般批发价格,低于市场价格。

2008年10月,余文博被拒绝后,因锅炉故障停止了三个社区近6000户家庭取暖,导致居民继续上访。

最后,呼兰政府同意于文波的要求。

在于文波的起诉书中,于文博于2009年10月以趸的价格并入双莱公司的管网,由此产生的差额由呼兰区政府部分支付给双来供热公司。从那以后,两个地区政府继续这种做法。从2009年到2015年,区政府共支付了2859万元的热支付金额。

在2016年12月的新闻报道中,2016年,呼兰区政府以建设备用管网的名义,用了1500多万元为文博的宜兴公司铺设管道。该报道援引政府工作人员的话说:“这笔费用是经济资金。这是紧急情况而且没有项目。当时有些人不同意,说这种情况不够,但区政府领导说他们应该毫不犹豫。一切都要付出代价。“

在报告中,杨红(杨阳志)向记者展示了2012年呼兰区政府签署的《协议书》。内容显示双莱公司经济损失惨重。大协议,同意在签订本协议后开启供暖螺栓,如失去对宜兴换热站的控制造成旧城热量平衡的破坏,所有负面影响和经济损失均由区政府承担。该协议的付款人是呼兰区负责人朱辉。

于文波的起诉书表明,以文博为首的组织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活动,通过实施非法和犯罪活动来纵容和支配党。从2005年到2016年,公司从事串通投标犯罪,非法取得16个建设项目,并对具有监管职责的呼兰区建设局相关人员予以放手。在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国土局,拆迁办公室和房地产局的有关领导的关怀下,该组织采取了“招投标”的规避,或在“招标投标中采取高昂的拆迁费用”。拍卖“,违反规定《房屋所有权证》;在区政府,市政管理局,财政局,建设局等有关领导的关心下,他们将在没有招标和非法的情况下,在呼兰区获得清洁,清理,冰雪等市政项目。不支付土地转让费或者违反规定获得财政补贴。

起诉书中列出了一些案件:

在没有招标的情况下,呼兰区城管局将旧部分的清洁工作交给了文博下的宜兴宝洁公司。 2007年12月,经呼兰区有关领导批准,购买了10辆清雪车,资金用于免费向宜兴公司贷款。

2006年12月,宜兴房地产公司成为呼兰区第一家百货商店的最大债权人。在重组呼兰100的过程中,于文波获得了商务楼一至二楼。呼兰区财政局有关领导为他们颁发了假证书。呼兰区国土局相应处理了土地使用证,导致其失败。土地出让金为元。

从2005年到2016年,于文波实施了共谋招标和16个非法获得的建设项目,总金额超过10亿元。为了平滑财务账户,他还开具了发票和扣税。截至2018年12月,宜兴公司等8家公司尚未缴纳超过1亿元的税款。

2012年左右,哈尔滨市政府在财政拨款下,为公共机构职工缴纳工伤保险,提高了环卫工人的工资标准。该政策不利于以市场为导向的公司。呼兰区城管局申请上级,区财政为余文博公司员工支付保险金,并拨款提高员工工资。为此目的,地区财政支出约150万元。

起诉书显示,在于文波的业务流程中,全国员工的礼品和购物卡总数超过234万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俞文波实际控制的8家公司尚未支付超过1.29亿元的税金。

“黑市长”第二次进入宫殿

在这次被淘汰的呼兰黑帮中,冯文丽的名字受到了很多关注。

6月25日,黑龙江省公安厅的一份报告显示:最近,该省警方捣毁了呼兰区冯文利领导的邪恶势力犯罪团伙,逮捕了该团伙的11名成员。目前,该组织的主要成员冯文丽和崔孝义已被检察院逮捕,其他9名嫌犯已被公安机关刑事强制执行。

一位接近冯文利的内部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冯文丽绰号“冯思儿”,现年46岁,是一名警察。 1995年,在一次行动中,枪击事件被打死,检方认为这是一种合法辩护,并且可以免于起诉。从那以后,死者的家人多次发帖说,冯文利“正在帮助哥们走私和谋杀,因为冯文利的家里有钱,并且买了相关的案件处理人员。”案件没有深入调查,最后却没有。“

2005年6月,冯文利从该镇副市长晋升为市长。

2010年10月,呼兰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被告单位康津镇人民政府犯有贿赂罪,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被告人冯文利犯贿赂,单位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

检察官认为,在担任镇长期间,冯文利利用该职位获得建设单位20万元。在政府的举动下,他的部门收到了包括杨在内的7人捐款29万元。

上述内部人士表示,在服刑不到半年后,冯文利用假癌症诊断欺骗司法机关,当时买案件处理人员,到医院外就医。

在他被释放后,冯文利开始在互联网上录制一些视频节目,并在一次听写中报告给文博。他坚持要他坐在“监狱”,因为镇长没有满足“黑社会领袖”于文波的无理要求而被诬陷。

2017年6月7日,于文波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理由是冯文利在其居住地犯有亵渎罪,并要求将其判处三年徒刑。法院审查说它缺乏证据并拒绝了该请求。

值得注意的是,冯文利的报告还包括了来自呼兰区的官员,如朱晖和孙少文。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冯文利向文博提交的报告是由于他从秋阳家庭获得的巨大利益。

2018年9月1日,黑龙江省公安局发出通知,称俞文波被批准逮捕。

当时,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冯文丽的记者《民主与法制时报》接受了采访并说:“我终于等了这一天。”

出乎意料的是,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自称是“明确官员”的冯文利就参与了“两入宫”。

呼兰区委员会告知《中国新闻周刊》,这是因为冯文利继续报道它引起了公众的关注,而且呼兰黑不仅仅是文博和一群官员推到了风口浪尖,提高了呼兰黑社会的知名度。 “,也成为呼兰事件爆发的主要因素。

康津镇头道村的一些村民报告称,冯文利被释放后,通过勒索,威胁和恐吓手段在头道村建立了农民合作社。他还利用国家政策建造了美丽的村庄,导致村里的集体土地流失。在合作社的名义下,以大多数农民的名义签订的承包地也被冯文利和村书记以合作社的名义命名。然而,分布不均匀,冯文利设计将村书记送进监狱。

冯文利被捕后,官方公开报道显示,冯文利及其弟弟冯文华及其妻子崔孝义涉嫌在呼兰地区多次勒索,嫌疑,强迫交易及其他刑事案件,严重侵犯市场经济秩序和扰乱社会。公共秩序,危害人民的个人权利和财产权。

公开报道还显示,目前,呼兰已经摧毁的黑社会团伙不仅在家,杨家,冯家,还有丁家。

6月28日,哈尔滨警方发出通知,称包括丁浩和丁胜权在内的13人因涉嫌犯罪分子被捕。经过调查,该团伙涉嫌犯罪,勒索,强迫交易和许多其他犯罪行为。

8月6日,呼兰区政法委副书记余波和黑扫办事处民政办主任于波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中央监察队离职后,为了纠正这个问题,呼兰区成立了区委书记和区长。领导整改工作领导小组,派出专人组成整改实施办公室。区委,区政府的主要领导主持了两次区委常委会,两个区政府执行委员会和三个领导小组(扩建)整改会议。

呼兰区委的一位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7月初,当中央监督小组离开黑龙江时,列出了一系列问题,包括呼兰的项目,而且胡兰都“完成了所有的命令”。 “9月份,中央指导小组将不得不回头看看整改的结果。目前,呼兰区正在积极整顿。”

主编:赵惠芳

申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