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法拉盛月嫂伤人案已1年 受害女婴母亲盼讨公道

新华社9月17日电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美国纽约法拉盛中国子曰中心遇袭已近一年。女婴的母亲高某对自己没能为女儿伸张正义感到难过。 她说在过去的一年里,她不仅没有为女儿伸张正义,而且没有律师愿意接手这个案子。 2018年9月21日,法拉盛中国月球中心的嫂子王玉芬用刀刺伤了三名婴儿和两名成人,其中包括高某的女儿,一名中国母亲。

高某在2017年移民美国后不久就怀孕了。第二年,她和丈夫迎来了女儿的出生。因为婆婆身体不好,她想给她妈妈一张来美国照顾她的访问签证,但被拒绝了。她不得不转到子曰中心。 她说,“我36岁才生下孩子,我丈夫年龄更大,所以我非常重视第一个孩子。为了学会认真照顾孩子,我必须去正规的分娩中心。”

她在网上搜索信息,整理了子曰中心的排名,还进行了现场调查。最后,她选择了法拉盛豹妹子曰中心。“他们已经运营了十多年,拥有网站,并收到了许多好评。环境卫生,门禁严格,让人感觉安全。” 付了押金和其他一些费用后,她搬进了子曰中心的三楼。

2018年9月21日,是高某居住的第22天。头21天,她每天下楼三次,在一楼婴儿室检查女儿的状况。“我直到孩子前一天晚上将近11点钟睡着才上楼,半夜3点钟我能听到微弱的争吵声。”因为有其他母亲和她们的家人和她住在一起,她没有多想,“认为这只是夫妻之间的争吵。”

但是声音越来越大,还有她嫂子喊“救命”的声音。高急忙下楼,看见被刺的王嫂正沿着墙走,全身都是血。在冲到婴儿房去找婴儿后,她发现女儿脸上有血。 她立刻一只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抱着王阿姨。只有当她到达二楼明亮的地方时,她才看到女儿脸上的伤口。

"那时我快要疯了,但我聪明的女儿一点也没哭。"当警察到达现场时,他们把孩子带到了急诊室。高某的丈夫从新泽西的家中赶到医院,当她听到这个消息时,婆婆大哭起来。

第二天,女儿被转移到曼哈顿医院,住了四天。高说,医生已经给孩子服用了长达一个月的抗艾滋病药物,以确保孩子的血液没有被感染。“但是女儿太小了,不会有腹泻和绞痛的副作用。我们的丈夫和妻子几乎每天都睡不着觉,轮流照顾她。丈夫已经停止工作,在家失去了收入。”

她回忆说,在她住院期间,子曰中心的老板拜访了她,并主动提出与受影响的家庭讨论如何处理这件事。后来,她认为当孩子进入稳定期时,她会讨论这个问题。老板还说她会咨询律师。 然而,老板后来改口说是王玉芬干的。他也是受害者,并以“没钱”为由拒绝承担责任

“作为消费者,我们不知道子曰中心是否购买了保险。现在这么多人受伤了,老板难道不应该承担一些责任吗?”高说她的女儿住在子曰中心后由王玉芬照顾,但她的印象不太好。 因为高在喂奶,她一天用几次吸奶器,瓶子是由王玉芬洗的。“可能是因为她多洗了几次,她可能不太高兴。有一次我无意中听到她在自言自语,我立刻给了她一个红包。”

许多母亲还反映,工作到很晚的王玉芬很困,喜欢睡觉。一次,店主的妻子要求她回家休息。 高说:“谁曾想到她不休息,去了其他的禁闭中心,还被发现在工作中打瞌睡?”

后来,老板娘请王玉芬回来。“事件发生后,我们不知道她白天没有睡觉,在家带了几个孩子,而且很长时间没有睡够。店主的妻子不知道这些情况,可以看到房间的监控,但她仍然让她照顾孩子。难道不是妻子和老板的双重工作疏忽吗?”高老师说,虽然老板在她结束一个月前退还了她八天前留下的钱,“我不能接受他的态度,但不是为了钱。” 她想提起诉讼,但许多律师一听说子曰中心的老板没有购买保险就拒绝了。他们甚至直接说“这个案子没钱,不会被接受”。很快事件将在一年后结束,“我只想找愿意接受这个案子的律师。无论诉讼结果如何,我都可以接受,让老板承担责任。”

记者致电参与此案的法拉盛美国宝月中心(American Treasure Moon Center),对方表示已经停止运营,但没有做出任何进一步回应。

高说她一岁多的女儿下巴上还有伤疤。医生说孩子太小,不能配合治疗。当她长大后,她需要手术来修复疤痕。 作为母亲,她感到非常苦恼,“伤疤需要一辈子,尤其是对女孩来说。我不想让她看到伤疤或被问起。”

在过去的一年里,每次我出去,高都会挡住我女儿的下巴。月亮中心的夜晚仍然是一场噩梦。“即使现在,当我听到窗外有警车和救护车时,我仍然会越来越害怕。” (刘大奇)